科幻戏言 都到眼前 (占飞)

2020-07-27

科幻戏言 都到眼前 (占飞)

俄罗斯软件工程师古伊达(右)在好友Roman Mazurenko(屏幕)身故后便仿製了一个「聊天机械人」。(网上图片)

科幻故事先决条件是不能违反科学。写人可以穿越黑洞,那就是违反科学,只能算是奇幻,不是科幻。凡尔纳1865年的《从地球到月球》是科幻,但《地心探险记》就只是奇幻。反乌托邦科幻小说更不可违反科学。佐治奥威尔的《1984》传诵至今,皆因其预测会一朝成为事实。

反乌托邦科幻小说,其上焉者的主题,不妨借用唐代元稹《遣悲怀》诗第二首两句说明:「昔日戏言身后事,今朝都到眼前来。」元稹原意是讲「贫贱夫妻百事哀」。到二十一世纪,新科技足以威胁人类的福祉和自由,反乌托邦科幻故事的种种预测比昔日更快「到眼前来」!

数码替身 可得「永生」

近年爆红的反乌托邦科幻电视剧集《黑镜》(Black Mirror)备受文化界讚扬,除了比电影更能捕捉到数码时代的「时代精神」(Zeitgeist)外,更因为它其中几集戏言之事,如今都「到眼前来」。《黑镜》第三季第一集的《俯冲》(Nosedive)于2016年10月播出。故事讲:将来人人都有手机,手机上载了个人的评分,做了好事加分,做了坏事减分。女主角患病,因评分不足,医生不肯为她做手术。为了提高个人评分,她要参加高分的旧同学婚礼,岂料因在机场讲粗口,评分跌破2分,买不到机票。租车也只能租辆旧车,其后头头碰着黑,评分剧降,变成「鬼见愁」。内地现时实行的社会信用评分制,不是跟此剧相近吗?

2017年12月首播的第四季第二集《守护天使》(Arkangel),讲一名单亲妈妈因女儿曾走失,便在她身上植入监视器,可以全天候看到女儿的行蹤。妈妈不想女儿见到恶狗、色情、暴力等等,更可以「打格仔」不让女儿得睹。别以为这是空想,现时有公司推出监视器,名为XPLORA。唯一的不同之处是,XPLORA是戴在手上,剧中的监视器是植入体内,无法取出。可是,谁敢说日后不会发明可植入体内的监视器?政府若在每个婴儿体内植入监视器,便可省回满街都安装天眼的麻烦矣!

XPLORA的发明者预期,当今的怪兽家长、直升机父母会乐于购买这个监视器,监察孩子的一言一行。现时,有些家长已在家中每个角落安装天眼,随时随地可看到家中的一切,既监察照顾孩子的外佣也监察孩子。XPLORA只是方便家长连孩子在街外和学校的一举一动也难逃父母双眼而已!

科幻戏言 都到眼前 (占飞)

《黑镜》第三季《俯冲》的故事讲将来人人都有手机,手机上载了个人的评分,做了好事加分,做了坏事减分。(剧照)

2013年2月第二季第一集《马上回家》(Be Right Back),当时在英国第四频道电视台首播。故事讲一对恩爱夫妻,丈夫车祸身亡,妻子极度伤心,起初像电影《触不到的她》(Her)般跟下载了丈夫生平及习惯的「聊天机械人」(Chatbot)倾谈,慰丧夫之痛。后来,她买来真人一般的丈夫「数码替身」(Digital Avatar)。起初,妻子很高兴,亦很满意,渐渐她发觉,替身始终是替身,不是真人……

现时,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介实验室开发了名为「扩充永恒」(Augmented Eternity)的应用程式,可以凭一个人的书信、电邮、文章、WhatsApp、社交网站的贴文、给「讚」等数据而仿製出他的「数码替身」,任何人死后,仍然可以仿照他生前跟其他人沟通。1990年前出生的人,可能没有足够的「数码足印」仿製,但千禧世代自小跟电脑和互联网为伍,求学、工作、结交异性、婚姻生活、吃饭、旅游都拍照「打卡」等等,在网上留下大量「数码足印」,要仿製出文字或说话的「聊天机械人」一点也不困难。日后能否製造出真人一般的3D「数码替身」?只有天晓得!

扩充永恒 恍如真人

2015年,俄罗斯软件工程师古伊达(Eugenia Kuyda)在好友Roman Mazurenko身故后便仿製了一个「聊天机械人」,双方对话,有九成相似。「扩充永恒」只是再进一步,替身仿真程度更高而已!

另一间初创公司研发「数码替身」多年,并得到4万人预约死后仿製替身。看来,有朝一日仿製「数码替身」成为潮流。

人总希望自己名留后世,肉身无法不朽,「数码替身」却肯定可以永存。子孙跟先祖交谈不再是科幻了!

每年,脸书平均有170万名用户逝世。有些户口被后人关闭,但亦有些无人理会和处理,存在于乌有之乡。这些资讯会不会给人偷来製造虚拟的「数码替身」,一如网上的假新闻?

更多占飞文章:最怕AI抢饭碗 人工智能 难超越人AI绘画方程式